【牧春牧】他们-123(短篇集)

【回笼觉】


按照人设,回笼觉属于春田才会干的事。

“为什么不睡回笼觉啊?超~舒服的!”

“起床了再睡不很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人不都早上起床晚上再睡吗?”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来试试嘛!”

“不要。”

“诶~~试试嘛~~”

“我说你差不多——喂!”

于是,现在,牧也躺下了。

别问,再问就是被(半)春(推)田(半)拽(就)的。

始作俑者还非常开心地滚到他身边,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音调:“呐,凌太。”

仰躺的牧枕着自己的手臂:“嗯?”

“这边,”春田捏住他的左肩,“抬一下。”

咦?

哦。

要那个吧。

索性侧过身面对他,春田象征性地不好意思了下,欢快地拱进他怀里。

手掌落到后背上时,春田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果然。

牧抚上...

+

【牧春牧】他们-122(短篇集)

【逮捕】


春田剪短头发的第一天,牧看到后,愣了下,伸手摸了摸,疑似脸红地转过目光。

春田剪短头发的第二天,牧看到后,还是愣了下,还是伸手摸了摸,还是疑似脸红地转过目光。

被轻抚脑袋的春田满脑袋问号:“额……有问题?”

“也不算,就……”

“嗯?”

“没什么啦。可能换了个新发型,需要时间适应。”

见他往自己手心凑,牧又忍不住摸。软塌塌的黑发透过指缝冒出零星的末梢,拨上去,手痒痒的,心痒痒的。

“这样啊……”春田似懂非懂腻上他的大腿,舒舒服服享受了好一会抚摸,蓦地恍然大悟,“就像去年这时候我的心情?”

“去年?”

“对啊,那时阿牧你不也换了个发型?”

“跟我……不至于吧,我去年就修了个刘海,哪有你现在,”他故意...

+

【牧春牧】吉娃娃的恼人手册

一般都发生在两人独处的时候。

腻歪在沙发上看电视,穿插互相喂食互相手头调戏,本来旖旎的氛围,被牧忽然冒出的一句“这垫子哪里染到的色?”,打翻一地。

染到色被牧凌太发现,就不光光染到色这么简单。随后,他必定会发现没完全熨平的茶几桌布,积了灰的柜子角落,不知从哪里飘出来的、落在清理过的地板上的灰。

然后,春田必定会被抛下——前一刻还在他怀里酥成奶油面包的牧倏地起身,精神百倍拿出打扫的行头。吸尘器嗡嗡来回在电视机前,春田只能刘海软趴趴地把脚收起来。

“呐,阿~牧,”他抱紧膝盖给大扫除的某人腾地方,“差不多就可以了呀。”

“不行。”吸尘器斩钉截铁地嗡嗡嗡。

“家务这种呢,永远做不完的,”他腾出一只手拍拍沙发,“快...

+

【牧春牧】樱满月

满月通常不在月半,而在月半后一天。

并且通常见不到星星。

小学,还是中学的地理课知识?

——在人群里抬头望向天幕的牧凌太心血来潮思考这么个问题。

每年都会来的祭典。每年都很热闹。人来人往,感觉枝头密密实实的樱花里,都临时存放了不知多少倍的喧嚣。

“阿~牧!你看这个你看这个!”

当然,最嚣的是这位。

春田像握着奥特曼变身器般把苹果糖秀到他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开始一波发现新大陆:“原来这些糖网上都能买到!我就说刚刚有一家铺子里的糖果纸上还有商标——品牌的那种商标哦。哇啊,我还以为是店家在这里现做现卖呢——阿牧你的棉花糖呢?”

才撕下一块。

往年惯例,又要被这位打着“你手里的看上去很好吃”理直气壮蹭掉一半。于是牧...

+

【牧春牧】柴犬的烦人手册

通常从清晨开始。

在一起后,牧才发现,春田能和自己醒得一样早,不过懒得起床。在自己转向他这边时,跟着侧身看过来。

刻意放轻的呼吸,软软抚上牧的脸。有几次牧实在装不下去地睁开眼,只见春田还直直地盯着没动。

“嗯?”

“……嗯?”

“在看什么?”

“……不知道。”

“那……转过去啊。”

“等一下……再一会,再看一会。”

可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哪怕闭着眼睛,也很难不心浮气躁啊。

于是醒过来便背对他,没两天,身后悉悉索索,春田像大型犬一样磨磨蹭蹭拱到他的枕头上,贴着他的后背搂上来。

“阿牧你生气啦?”

什么跟什么?

“最近都,嗯,看不到。”

才第二天。

“啊,抱歉,吵到你了?”

拜托,别再用这种委屈巴巴的语调……

原本被他吹到后颈的呼吸...

+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写了辆车.jpg

+

【牧春牧】redamancy

标题含义:你爱着那个人时,那个人也爱着你


天热的时候,他们买了个西瓜,把短袖卷到肩上,坐在阳台上啃。

凉风一搭一搭,客厅里的灯光照上来,手臂上的汗毛都看得真切。

春田把左手臂挨到牧的右手臂边,皮肤贴着皮肤,一开始痒,接着两人间的温差,春田盯上来津津有味研究一圈,差点贴鼻子上来一句“阿牧你怎么黑了”,牧故意用力,撑起手臂肌肉。

顺理成章地比粗细软硬。他捏他,他捏他。水果的甜香味沾上来。会不会很难洗掉——牧的脑海里刚闪过这个疑惑,方才一直把嘴塞得鼓鼓囊囊的春田不服气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掰个腕?”

牧的指尖还染了层浅浅的西瓜汁,轻轻刮过他同样染了汁液的嘴唇:“吃完再说。”

吃完便多出另一波事。忙着拍蚊...

+

【牧春牧】他们-121

【开小差】


开会最无聊。

一小波人在台上讲着不明觉厉的话,一大波人在台下听着昏昏欲睡,加上会议室温度适宜,春田差点真睡着。

万幸位子靠后。他默默搓搓脸颊回神,环视一圈,嗯,其他观众也困到七七八八,还有直接趴桌上的,也就身边的牧坚持住了,你看,还记笔记……诶?

笔没动。

托腮的姿势没动。

眼睛睁着没动。

睡……着了?

春田悄悄戳了戳他的手肘。

没反应。

加大力度——再戳了戳。

还是没动。

春田瞪住这位煞有介事先生。

绝对睡着了!

你小子学生时代靠这个模样骗过多少老师还不老实交代!一看就操作熟练绝对惯犯!

慢。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对准,摁下快门。

哦耶,留念完毕。

再多来几张!这种事情,择日不如撞日嘿嘿嘿~

被偷拍一圈的牧...

+

【牧春牧】他们-120(短篇集)

【啊】


当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压力过大会怎么样?

“这个月收到的广告册都在这了?”

一叠磊得齐齐整整的纸张被系好。

“杂志呢?”

又一叠磊得明明白白的纸张被系好。

“前辈你有什么不要的写真集吗?”

“没有!”春田斩钉截铁表明立场,“我说,阿牧……”

啪——啤酒罐仰天而尽,拍到桌面上,牧大力呼出一口气:

“想唱歌。”

“诶?”

“新买的音响放哪了?”

“不是说有问题要退货吗?”春田从玄关拿回早被牧包得宛若骨折病人的盒子,“这里。”

“拆了,我现在要用。”

“额……你还好吧?”

闻言,牧托腮枕住清理出来的纸制品,抬起清澈的眼看住他,幽幽叹了声:“果然不可以啊。”

没有!他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春田二话不说把音响塞给他:“请用!”...

+

【牧春牧】深海鱼

醒来一时分不清几点。

晨曦映在窗帘上,薄得如透了层象牙白的糖纸。

手指先有感觉。棉质的床单,枕套,被角,身边这个人的皮肤,手背微凉掌心发热。

春田的脑子还浆糊。隔夜里的种种像罩在毛玻璃中:牧趁休假来香港了。他自告奋勇带着去了一家卖相一般味道超赞的店。牧吞下当地名小吃时的表情惹得他爆笑。回来被吐槽房间好乱啊。他一边想着果然会被这样说呢一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堵住那张嘴……

跌跌撞撞地,闪回的片段像浸染了霓虹。瓷白的,通红的,粉色的……到后来,分不清谁先哭出声,他懵懵懂懂地去舔牧的眼角,海水般湿润的咸。

春田揉揉眼睛,终于看清身边的牧。

和自己一样趴着,还没醒,半边脸陷在枕头里半边露出来,一时间竟有种少年似的纯真...

+

【牧春牧】今天你嗲了吗?

aka. 今日的撒娇

组装这种事,最考验心理素质。毕竟,照着图纸哼哧哼哧三小时拼个货架,刚摆上一张纸,啪叽瘫倒成零件,心情绝对不美妙。

当然,上述发言,绝对没针对哪些牌子。

那如果官方保障质量的正版模型呢?

“阿牧阿牧!”一路噔噔噔到客厅,春田一屁股结结实实咚进牧身边的位置,晃晃手中还裹着塑封的模型盒,“怎么样?快吧?”

正研究遥控器怎么不太灵光的牧捏住盒子,定睛:“上周你官网买的索斯兽?”

“对!你帮我抽到的特典!”

哦,想起来了。

他盯住自己的手看了会,果断把遥控器递给春田:“音量太高。”

“哦。”春田抓过对准电视机摁了两下,“按这里就好——我们找个地方拼一下吧?哪里比较...

+

【牧春牧】胃口

天一热容易没胃口。

正式一起后的第一个夏天春田就发现了。

铁平想改造Wonderful,牧喝完两口啤酒,低头抄给他认识的设计师联系方式。

手腕露出一截,青筋隐隐,袖口似乎比之前留意到的要宽松。

春田下意识握住:“瘦了?”

牧看住他的手:“没有吧。”

“咦,”疑惑地捏捏,“是细了点啊。”

“前辈你的手变大了吧。”

“有吗?”

手掌摊开,正反打量,对比到牧的脸:“怎么脸也小了?”

牧嘴角上扬,写完字收好笔:“说什么呀。”

以前都没怎么注意——春田歪过头打量——是从来都这么小还是最近?最近吧?你看你双下巴都没有了。

这边,牧又抿了口啤酒,扯扯领带,一脸放松的疲惫。

“不吃点东西?”春田见他筷子几乎没动。

“嗯。”

“……没胃口?...

+

【牧春牧】他们-119(短篇集)

【顺序】


睡不着。

想到白天的那部剧就睡不着。

牧摸到手机点开,在搜索里键入剧名。

后背悉悉索索,春田撑着手臂凑过来。

“在干嘛。”

“没什么,有个演员一直想不起来……”

剧情简介,演员介绍……找到了,这个人。

参演作品的话……

“哦。”春田的手从他的肩头滑到手臂,打着圈地摩挲,“我懂,有时候看到眼熟的,名字却叫不出——找到了?”

“这一部吗……”牧停下来,“你的手?”

“诶?”在他肚子上捏了一把,春田一本正经地恍然大悟,“哦原来滑到这里了。”

喂。

好吧。

悻悻收手,春田转念一想,抬脚压他大腿。

“我说你啊……”

“凉快嘛。”他蹭他的膝盖耍赖,“找到没?”

“嗯,另外一部,一个系列的。”

“诶~~”春田换个姿势挨到他耳...

+

【牧春牧】今天你中了吗?

@家养赶稿小精灵 感谢太太的梗!

aka. 今日的抽卡

中奖这种事,往无神论方向看,属于概率学;往有神论方向看,属于玄学。

——这次没名词解释是不是很失望?

牧凌太就有点失望。

当然不因为名词解释,而是超市抽奖。

怎么说也从第一年开始注册成会员了,为什么这么久以来大大小小的抽奖活动,他都只能抽到“谢谢惠顾”这种连安慰奖都算不上的安慰?

有毒。

真•有毒。

“没关系啦,这种活动主要玩个噱头。”春田倒挺看得开,“谁知道概率有多低。”

“排我前面的两个和后面的三个都中了。”

“我看奖品也没多新奇,家里都有啊。”

从刚才起就对着超市宣传册的牧闻言,表情更加怨念。

今年,不,去...

+

【牧春牧】今天你跳了吗?

aka. 今日的舞蹈


所谓饥饿营销,指商家故意压低商品数量,从而调控销量和价格,最大化追求高利润的做法。

——凭记忆打出来的文字不知道对不对……哦什么差不多?那就行了。

且说春田创一就遇到了饥饿营销。

牧拿出期末考前复习的架势(?)研读起新买游戏的说明书。

“'满足条件者即可参与抽取特典'——什么条件?”

这头春田递给他第二页。

“'能在五分钟内完成尽可能多的舞蹈步数即满足条件'——什么舞蹈?”

这头春田递给他点开的官网。

三个萌萌哒的少女萌萌哒跳完萌萌哒的舞。

这都什么爱的魔力转圈圈啊喂。

“前辈你什么时候玩女性向游戏了?”

“不是!两个厂牌联名限定,关键特典的新皮肤超级珍贵!”说着说着,春田被戳到心事,“...

+

【牧春牧】今天你套了吗?

aka. 今日的头套


当今社会,要提高销量抢占份额,关键在于挖掘到客户的完整背景,痛点,需求,结合产品的特点,有的放矢地介绍展现优势,甚至,基于眼下万物皆可萌,颜值即生产力的大环境,推陈出新,找到客户的感动点。

——不好意思打完这么多字也没懂自己在说什么。

咳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可爱就对了。

举个栗子,今日的天空不动产就在进行可爱的实地销售。

“啊咧~~啊咧咧~~阿牧你转过去一点——哗这个尾巴……奇怪,刚刚穿的时候看到拉链头……阿牧你再转过去——哇你的尾巴!”

“抱歉抱歉,把尾巴头给我……还没找到?”

“没有呀……我再找找?”

话音刚落,手就伸到玩偶服里,牧下意识一个激灵——春田的手背紧贴着他的屁...

+

【牧春牧】黏

植物要一天隔一天地浇水,定期整理。

要戴专门的园艺手套场合,牧都省略,忙到一半脸上痒了,随手抹一把,顿时两坨黑。

起先春田递工具时还会笑,后来忍啊忍啊憋住。

不提醒,就看着顶了一脸泥的牧对盆栽们修修剪剪。

以及偶尔被溅起的泥土呛出一个喷嚏。

超级迷你,可爱得仿佛吉娃娃打喷嚏。

哦千万不能说可爱,吉娃娃,不,牧会生气。

其实生气的关键是吉娃娃太可爱了,而牧不喜欢被称作可爱。那就称作帅气的吉娃娃?可吉娃娃再怎么帅气,给人的感觉总绕不开可爱这个印象。所以结论就是,不能称作吉娃娃。

那还有什么样的大眼睛,白皮肤,凶起来很可爱,不凶起来更可爱的存在?

没有。

只有牧凌太本牧凌太了。


牧凌太本牧凌太工作在总部。

春田创一...

+

【牧春牧】Mine

整件事开始没有一点预兆。

在总部开会,牧坐了靠窗背光的位置。上午的太阳明晃晃照亮一片,包括他戴的戒指。

淡淡的一星光,不经意闪过。别人没注意,坐在他旁边的春田看到了。

然后,趁其他人都望向屏幕演示时,他的右手在桌子下,悄悄覆上牧的左手。

牧的手连同身体轻不可察地惊讶了一下,接着,他维持着坐姿,也悄悄把手从春田的手掌里抽出来。

或许工作忙,一个下午,两人都没什么交谈。

春田的脑袋从沸腾到冷静,再到空落。

阿牧生气了?

还是?

心情随之浮起来,找不到附着点的那种烦躁的漂浮。他发现自己开始偶尔坠入这种奇特的心情沼泽里,无头无尾地,时而欣喜时而失落,所有的起伏跌宕,不用分析都知道系在谁的身上。

Maki.

他看着牧,莫名酸...

+

【牧春牧】他们-118(短篇集)

【电灯老老实实关掉-番外】


距离上次关错灯事件没多久,他们买了个智能电饭煲。

“预约煮饭啊……”春田眼光发亮,“明天开始用?”

“今晚就可以。”牧打开冰箱,“明天想吃什么?晚上剩饭有一些,要不,早上新煮饭,中午饭团吧?”

春田立刻嗯嗯嗯点头:“都要都要!阿牧做的我全~部都要!”


这次洗澡没发生什么关错灯事件。

春田收拾完浴室,确认门窗关闭,绕到厨房查看燃气开关,瞥见还插着的插头,想都没想伸手拔掉。

电饭煲应声黑屏。

诶?

发生什么事了?

啊啊啊啊啊(゚Д゚)ノ

苍天啊!

大地啊!

索斯兽啊!

明天的早饭!!

“MakiMakiMaki!!”

刚躺下的牧还没反应过来,这头房门从外撞开,春田一手电饭煲一手插头风风...

+

【牧春牧】他们-117(短篇集)

【电灯老老实实关掉】

条件性反射这种事,高大上点叫巴普洛夫,接地气点叫做练习练习再练习。

比如,随手关灯。

“上个月的电费……诶?!!!”春田瞪住牧递来的清单,“哪里错了吧?”

对面的牧喝茶顺气中。

“最近也没添加什么大功率的电器啊,”春田持续困惑中,“怎么回事?”

杯子轻轻放下。

咦,这个气氛不对。

“前辈还记不记得,两次灯没关的事?”

这个轻轻放下的口气不太妙啊。

“额……”

这时候说忘了会不会被打?

会?

哦那就闭嘴吧。

“一个是月初你加班,客厅餐厅的灯开了半夜,我下来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另一个是月末我加班,你开着客厅的灯在沙发睡了一个晚上,我早上到家才关的灯...

+

【牧春牧】他们-116(短篇集)

【请坐】


“阿牧!这里这里!”

难得各自的客户都看同一栋公寓。牧负责的那家结束得晚,出来时,春田已经在马路对面等了好一会。

“抱歉,”他小跑过来,“等很久了吧。”

“没啊。”搂着包的春田站起来,递出一瓶水,“客户怎么样?”

“还行。”他旋瓶盖,发现已经拧好了,“约了明天看下一处。”

“我这边也是——哦你要不坐会?”春田把怀里的包往自己旁边一搁,拍了拍,自己在旁边坐下,抬头看过来,“嗯,请坐。”

“诶?”

“没关系,干净的。”

“不是,”牧的目光落到他身上,“你直接坐花坛上——要不你坐我的包吧。”

“没事哒,”春田又拍了拍手边的包,“坐吧坐吧。”

那~~不客气了。

夕阳橙红如泼下的颜料。哪家幼稚园的孩子们结队回...

+

【牧春牧】状态:蜜月中-下

“啊啊啊,它们在咬我的大脚趾了……呜哇!咦竟然还有点舒服……”

“不要乱动……喂!”

“夹~住你啦!”

名不见经传的养生馆,引了温泉加了小鱼搭了台子,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泡脚。安顿了没两分钟,春田的脚便来撩牧的。

“前辈这里不是游泳池。”

“你说这群鱼会站队吗?”

“搅来搅去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这样夹着像不像三层汉堡?”

牧耷拉下眼。

哦,不听是吧?

把脚一抽反过来踩到春田脚背上——汉堡是吧?踩你个汉堡皮!

有店员经过,他们顿时正襟危坐。

余光目送别人离开,眼神又回到对方脸上,憋不过三秒,噗嗤笑出声。

牧笑到扶额擦眼泪:“在干什么啊,我们。”

“不知道。”春田笑趴到桌上,歪过脑袋打量他,“完~全不知道噗哈哈哈哈哈哈...

+

【牧春牧】 他们-115(短篇集)

【吃法】


春田最近热衷刷小视频,反应从爆笑到狂咽口水,丰富得能组表情包。

比如现在,他活脱脱屁股上被扎了一针:

“还扯……嘶……痛死了……”

牧从自己的手机上抬起脸:“什么?”

“哦,别人的随手拍。”春田的手机险些戳到他脸上,牧捏住拉远定睛:“……哦,冰棒黏上嘴唇了?”

“对,还在拉——看吧,果然痛到了。这时候就不该急着分开。”

好像很有经验?

牧的眼神在春田脸上意味深长地悠了几回,后者傻了下,理直气壮澄清:“我没有!”

“这样啊,”遗憾耸肩,“可惜。”

喂。

“不过今年我们还没一起吃过冰棒。阿牧你喜欢哪种风格的?好比粗的还是细的,硬的还是软的。”春田搜了圈视频,“哇好多冷饮吃播。”

“不刚解决了最后两盒冰激...

+

补剧,嗝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点开《风中的女王》。

第一集是很久很久之前看的,当时就觉得衣服不错啊剧情好扯啊。然后一看电视台,CW,果然。

围观了一下这个白莲花的苏格兰玛丽女王如何跟美第奇家的凯瑟琳王太后扯头花,查了下双面胶男主的历史原型,得,国王了一年就挂的,遂弃剧。

结果编剧竟然让这俩婆媳撕到最后一季,也是蛮拼的。宫斗戏拍得跟宅斗一样,来来去去就那么些场景,输出基本靠吼,处决个犯人连围观群众都只有一点人,看的我有种“这女王的子民大概还没我们小区居委会管的人多”的感觉。第二季最后伊丽莎白一世出场,我还激动了一下,结果一看那个王座布景,我去,大学舞台剧都比你们场子气派好不啦。

话说回来,简陋归简陋,...

+

【牧春牧】状态:蜜月中-上

牧凌太是被滂沱的雨声惊醒的。

一阵接一阵,轰轰隆隆像在打雷。房间昏暗,摸不到手机猜不出时间。肚子倒有点饿,那么差不多快中……啊。

他这才看清自己趴着睡在榻榻米上,手臂前伸,一副游泳正酣的姿势。

梦里面参加奥运会了么。

试图起身,嘶,腰疼。

诶,怎么会腰疼?

慢——他揉揉眼睛看清周遭——怎么会躺在一个日式房间里背上还沉甸甸的……

他翻过身,咕咚一记闷响,紧接着沉甸甸的来源悉悉索索嘟囔着爬起来:

“唔——咳咳……阿牧?”

他看清同样状态的春田,挑了挑眉。

啊,想起来了,昨天开始的蜜月旅行。

这也真是……咳咳,咳咳,咳——好吧,嗓子也哑了。

蜜月旅行就要有蜜月旅行的样子。...

+

【牧春牧】草稿箱

……上海这边也有雨季,当地人称作黄梅天。

下雨时闷热,放晴时燥热,雨后微风那段时间最舒服。

会在下雨前忽然降个温什么的,然后街上一年四季的穿搭都能看到,好厉害。

同事说,这里又叫做有魔性的都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水果真的很便宜,个头还很大。尤其西瓜,一个人努力才能吃掉半个的大小。

本来想买榨汁机学阿牧你那样做成西瓜汁来喝,可看到机器清洗说明,嘛,算了算了。


……今天雨停后出来散步,看到有位老先生牵了只白色的吉娃娃。怎么说呢,浅黄色的那种白,乳白?米白?黄白?嘛,反正就是那种白。眼睛超~大,亮晶晶的,看得我第一个反应咦这不是阿牧你看的那本书的封面嘛。

啊,扯远了。额我的意思是,那只白色...

+

忽然脑洞

春田表面上是个奶茶铺老板,实际上是混黑帮的

然后牧是他那个街区的片警

工作完毕,牧会时不时跑春田的店里喝一杯(奶茶)

-原来你还混帮派?
-兼职嘛。现在经济不景气,多份工多个保障呗。

所以这个AU又可以叫做:

奶茶的诱惑(脑子里忽然冒出“烤奶的诱惑”我面壁)

城管(片警)的爱

你是我的那杯茶~(珍珠波霸红豆加满谢谢)

+

【牧春牧】他们-114(短篇集)

【歌喉】


有些人做事,虽然没被没亲眼目睹,但根据其人设,会理所当然被认为很擅长。

比如,牧凌太唱歌。

当然好听!

听过?

……没有。

虽然没听过但绝对不会差,这是春田•头号牧吹•创一的基本素养。

不过……

“阿牧我们什么时候去唱歌吧?”

洗头膏的泡沫噗噗。春田低头把沐浴露搓出泡,往牧胸口擦。

头皮一紧——牧加大力道:“不去。”

“诶~为什么?”

“没兴趣。”

“诶~我看你平时经常听音乐。”

“和唱歌两回事吧。”

哦,这样啊。

春田继续低头,一边感受牧对自己头顶的揉搓,一边欣赏沐浴露黏在后者胸口的画面。

被搓得泛红的皮肤。

白色的,稀薄的液体。

春田把它糊开,又蘸了些,在他胸口一圈一圈绕。

牧拍了下他作乱的手背。

切,小气。

摸摸...

+

【牧春牧】他们-113(短篇集)

【嗯】


从买食材起就沉默。

吃饭时搭话搭得心不在焉。

看电视时,牧枕着沙发,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春田想了想,调低音量,往他身边挪了挪。

察觉到动静的牧没转头:“抱歉,稍微有点心情不好。”

“嗯,知道。”瞥见他摊在身侧的手,春田轻轻覆上去,“辛苦啦。”

牧揉揉眼睛坐起身:“调响好了,没关系。”

“不用,”春田趁机挨到他的肩,“这个时段广告多。”

牧扯扯嘴角,握住他的手,歪过头靠上肩。

明显感到的放松。春田登时如含下一大口软糯的蛋包饭。

他们看着紧扣的十指。

“吵到你了?”牧的大拇指搓搓他的手背。

“没啊。”春田捏了捏他的掌心,“怎么说呢,其实……还有点开心。”

“开心?”

“啊不是!不是阿牧你不开心的关系啦!就现在...

+

【牧春牧】他们-112(短篇集)

【指节】


有些人表面上……啊欧,抢答错误,这次还真是春田创一。

惊不喜?意不意外?

“咿——呀!”

“霍霍!”

“啊啊啊啊——哒!”

正在搅面粉的牧耷拉下眼。

北斗神拳嘛你。

“前辈我只是让你把草莓碾碎。”

“知道啊。”春田玩得兴起,“像不像加了特技?哈啊~~”

“再这样就没办法做果酱了。”

“哦哦!马上好马上好!”

他加紧手上的动作,不消一会便把碗里的水果捣成泥:“完成!要放多少糖?”

牧把糖罐递给他:“两勺。”

“了解!”春田比出一个自以为帅气的收到手势,挖了满满两大勺白糖,一股脑全撒上。

灵光一闪,他放下预备搅拌的勺子,后退,一个半蹲,双手同时举起又落下——

“Maki Maki Maki!你看像不像打太极?”...

+

© doradora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