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春牧】redamancy

标题含义:你爱着那个人时,那个人也爱着你



天热的时候,他们买了个西瓜,把短袖卷到肩上,坐在阳台上啃。

凉风一搭一搭,客厅里的灯光照上来,手臂上的汗毛都看得真切。

春田把左手臂挨到牧的右手臂边,皮肤贴着皮肤,一开始痒,接着两人间的温差,春田盯上来津津有味研究一圈,差点贴鼻子上来一句“阿牧你怎么黑了”,牧故意用力,撑起手臂肌肉。

顺理成章地比粗细软硬。他捏他,他捏他。水果的甜香味沾上来。会不会很难洗掉——牧的脑海里刚闪过这个疑惑,方才一直把嘴塞得鼓鼓囊囊的春田不服气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掰个腕?”

牧的指尖还染了层浅浅的西瓜汁,轻轻刮过他同样染了汁液的嘴唇:“吃完再说。”

吃完便多出另一波事。忙着拍蚊子点蚊香,找空调遥控器,拧冰啤酒拉环时指节勒出短暂的粉红,自来水哗啦哗啦冲刷过粘腻的皮肤,忍不住抬手就这么擦嘴,大咧咧滴下的水珠晕开在棉T恤胸口上,一点扩成一摊,单薄的织物有片刻约等于透明。

“拿毛巾擦干啊。”

“知道~”春田对着空调出风口摇头晃脑,“这样更快呀~”

冷风扫来时特意张开口,坚持几秒便一个喷嚏擦擦鼻子蹦回沙发,本来横躺下去了,见牧过来,立马坐起,拍拍身边的位置:

“阿牧你过来呀。”

零食和啤酒。电视轮了一圈没什么特别吸睛的,拿过手机翻存的综艺。播着播着春田肩膀一沉——牧懒洋洋地依偎上来。

尝了两口的点心觉着不错,“你也试试啊”递到跟前,他捏住他的手腕,伸长脖子含住,如此反复几回终于咬到手指,春田呜哇一声“痛”,反过来往牧的衣服上揩了把。

喂。

嘿嘿~戳鼻子!

牧拍开他的手,继续腻着没挪开的意思。综艺间隙正好插播到咖啡广告,春田喂果干过来,他乖乖咬住嚼了两口:“家里的咖啡是不是快喝完了?”

“可能吧。”

“这个牌子怎么样?”

“你喝过?”

“没。试试看?”

“好呀好呀。”

网上一搜好几家店在售,牧翻个身滑到春田大腿上,举着手机仰天货比三家了一会,下完单翻过身,继续等广告结束。

一撮头发压得翘起来。春田见着手痒,抚平,还翘,再抚平,依旧翘。

索性摊开手掌按住,几根头毛依旧如杂草坚韧地透过指缝冒出来。

咦,你的后脑勺有点圆。

不对,是非常圆。

“前辈你在做什么?”

“阿牧你头原来挺大啊。”

诶?

带了丈量意味的手指摸到鬓角,恶作剧地弹了弹耳垂。头两下牧还缩脖子,后来忍不住抓春田的手:“会痒啊。”

知道,但好玩啊。

正好牧抬眼看上来,春田也低头凝视住他。

视线越缩越短越缩越短——

啊,卡住。

牧托起他的下巴:“忘了买一样东西。”

“诶?”

他一手撑着坐起一手扶住春田的肩,指腹擦过他的下唇:

“糖。”

甜味在下一秒就胶着的吻里。

其实,不买也没关系——春田缠住牧的舌头——想把蜜柑汁兑进咖啡很久了。

呐,我们试试?


评论(8)
热度(27)

© doradora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