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春牧】柴犬的烦人手册

通常从清晨开始。

在一起后,牧才发现,春田能和自己醒得一样早,不过懒得起床。在自己转向他这边时,跟着侧身看过来。

刻意放轻的呼吸,软软抚上牧的脸。有几次牧实在装不下去地睁开眼,只见春田还直直地盯着没动。

“嗯?”

“……嗯?”

“在看什么?”

“……不知道。”

“那……转过去啊。”

“等一下……再一会,再看一会。”

可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哪怕闭着眼睛,也很难不心浮气躁啊。

于是醒过来便背对他,没两天,身后悉悉索索,春田像大型犬一样磨磨蹭蹭拱到他的枕头上,贴着他的后背搂上来。

“阿牧你生气啦?”

什么跟什么?

“最近都,嗯,看不到。”

才第二天。

“啊,抱歉,吵到你了?”

拜托,别再用这种委屈巴巴的语调……

原本被他吹到后颈的呼吸激得缩起脖子,听到这里,牧的肩膀放松下来:

“没有。就想换个姿势。”

那边呆呆地反应了一会,又呆呆地挨近,继而呆呆地埋脸进他的颈窝,配上一句呆呆的话:“哦。”

沉浸在爱人怀里的牧抽空思考地眨了眨眼:背后这位,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仿佛回答他的疑惑,春田没来由兀自轻笑,用鼻尖蹭了蹭他的发梢,嘟囔了声“早安”又安心地回笼觉。


有时候真搞不懂春田在想什么。

一起坐在Wonderful喝酒听歌,换曲子的间隙,春田忽然用手指点了点他的手背,接着凑上来煞有介事地刮了刮,然后抬头煞有介事望一圈,煞有介事地恍然大悟:“原来是灯光啊。”

没过多久,又拿自己的手过来挨着比对。

“阿牧,你的手好薄。”

“咦,阿牧你虎口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痣……啊看错了。”

“这个袖扣是上次我们买的那对?”

“诶,裤子上怎么沾到蓝色……”

牧看住他下一秒预备摸上自己大腿的手。

嗯?

春田的动作随话锋一转,乖乖回到自己的膝盖上:“哦,灯光啊。”

真是,一眼就被看穿。


或许索性仗着“被看穿了”这点,乐此不疲地重复一些事。比如明明拍了左肩偏要绕到他的右边出现,走回家的路上装模作样一会才完全握住他的手,闹点情绪时故意撅起嘴,见他在沙发上坐下,没一会也闷声不吭挤过来。

“过去点啊。”旁边一片空的。

“我要伸腿。”还真抬腿搁上了。

安静没几分钟,固定台词“阿牧你在吃什么呀挺好吃的样子”伴随啊呜一口,把他刚拿到手里/咬了两口的零食全吞下,被嫌弃了又改吸吧吸吧闻到他的脖子,发现新大陆一般:“什么味道?好闻!”

“不就是你上次买的沐浴露嘛。”

“诶~~为什么我用了不是这个味道?”

气味这种事,属于化学范畴,还是心理范畴?还没等牧想出个所以然,春田歪到他大腿上。

“干~嘛?”

“困了。”

“回房间睡啊。”

“不~要。”

又来。

“我要去洗手间怎么办?”

春田一个打挺坐起来:“去吧。”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

“咦阿牧你笑什么……诶诶不说要去厕所吗……干嘛笑这么大声……我没说笑话呀……喂,阿牧,阿~牧……”


牧凌太在25岁那年遇到了春田创一。

说着老掉牙的冷笑话,时不时把自己卷入吃力不讨好的境地,单纯吃到他做的饭就满脸用力地开心,明明被别人吐槽能力平平却依旧情绪高涨地做了份巨细靡遗的新人手册。

算缺点的话,十个都不止吧。

可是呢。

牧低头看住不知何时趴自己腿上睡着的春田。

想和他在一起。决定了,一直到现在。

像在寒冷的季节里吃到茶碗蒸,开头有些烫,最终暖得很定心。

他可以捧着这份暖,哭出来,笑下去。

还有。

“起——来!”

“喂!!阿牧你干嘛!”

“腿酸了,旁边去。”


评论(2)
热度(46)

© doradorala | Powered by LOFTER